1
  1. 首页
  2. 干货
  3. 当行业井喷遇上资本沉浮,跨境电商的2015-2020

当行业井喷遇上资本沉浮,跨境电商的2015-2020

作者:跨境眼观察 发布于:2020-09-30
资本不是万能药,打铁还需自身硬。

2015年6月12日,星期五收市,中国股市市值历史性突破10万亿美元大关,上证指数创下近10年高点5178.19点。

 

同一天,百圆裤业正式更名为跨境通,宣告借壳的完成,成为第一家登陆A股市场的跨境电商企业。

 

2020年8月24日,安克创新挂牌上市,成为创业板注册制首批上市的18家企业之一,也是第一家IPO上市的跨境电商企业。

 

作为近10年才逐渐兴起的年轻行业,跨境电商的发展一直与国内证券市场的变革紧密相关。不过,为了寻求资本市场的认可,跨境电商却走过了很长的路。

 

这几年来,资本逐渐关注到跨境电商行业。某种程度来说,资本促进了产业发展,但也有企业,在追逐资本的路上,迷失了自我。


微信截图_20200928153231.png

 

资本市场初体验——新三板


2015年3月,A股开启“杠杆牛市”模式,沪深两市单日成交额一再被刷新,各项指数也不断攀升。贾跃亭的乐视网正是在这波牛市中,从几十亿市值一路飙升至最高时的将近2000亿。

 

巨大的财富效应激发了民众的炒股热情,从各大证券营业部门口排队的大爷大妈就能明显感知,人们茶余饭后的话题也几乎离不开股票又涨了多少。

 

但老话说,物极必反。因受到场内外配资清理的影响,上证综指在接下来两个多月的时间之内下挫45%,往年难得一见的千股跌停一再重演。

 

进入2016年,四日四次触发熔断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总要有人埋单,2016年2月20日,时任证监会主席的肖钢被免。

 

这个被首任任证监会主席刘鸿儒称为“火山口”的位置落在了55岁的刘士余身上。虽然被市场寄予厚望,但A股刚刚经历冲破大跌阴霾,暂停新股发行、投资者信心不足、股市炒作乱象突出等诸多问题亟待解决。

 

彼时,跨境电商行业正处于高速发展的时代。特别是出口电商,根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及国家统计局数据,中国出口跨境电商交易规模由2011年的1.55万亿增长至2016年的5.5万亿,复合增长率达到28.77%。

 

行业的“全力奔跑”必然会增加资金的需求。特别是出口电商,由于卖家需要事先囤货,同时还需面对跨境结算的问题,整个账期通常要两三个月。虽然大部分卖家利润数据不错,但一看现金流,往往是净流出。

 

以有棵树为例,其2015年和2016年净利润分别为0.65亿元和1.05亿元。而同期,公司的经营性现金流均为净流出3.52亿元。

 

但是,跨境电商企业想要上市谈何容易。一方面,野蛮生长的跨境电商企业在合规性上存在诸多历史遗留问题;另一方面,IPO太慢了。最高峰时接近900家企业在排队IPO,动辄三年才能上市。对于正“全力奔跑”的跨境电商,实在是耗不起。

 

而由于缺乏合适的退出渠道,PE/VC在投资跨境电商时也不得不掂量掂量。IPO堰塞湖成为刘士余和跨境电商共同面对的难题,他们的答案是新三板。

 

自诞生以来,新三板就承载着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的历史使命。刘士余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表示,“解决IPO堰塞湖的路子越来越宽,不仅沪深两所还可以去三板等。”“新三板既要有苗圃功能,又要发挥土壤功能。”

 

数据统计,新三板在2016年新增5034家企业,挂牌总数较前一年接近翻了一倍。而其中,就包括不少跨境电商企业。

 

1601275643(1).jpg

 

如今大家耳熟能详的大卖,包括有棵树、安克创新、赛维电商、傲基、价之链等等都曾有过一段新三板岁月,且挂牌时间集中在2015年下半年至2016年期间。

 

挂牌的意图也很明显,融资。有棵树融了3.9亿元,傲基融了3.52亿元,那时还叫海翼股份的安克融了4.17亿元。

 

所募资金大多用于仓储和物流等基础设施建设,完善产业链条;或是用于项目研发投入,提升品牌竞争力。

 

而资本的加持对于规模的扩张效果显著。新三板时期,有棵树出口电商的营收规模由6.2亿元变为14.06亿元,增长126.77%;傲基由9.11亿元变为37.37亿元。增长310.20%;安克由25.26亿元变为39.12亿元,增长54.87%。

 

新三板成为跨境电商企业最初的资本土壤。本以为这会是个两情相悦的美好结局,但就跟情侣一样,如果一方的进步速度跟不上另外一方,分手或许只是早晚的事情,终究是错付了。


逃离新三板,被并购还是IPO?


与蒸蒸日上的跨境电商行业对比,新三板在刘士余治下却每况愈下。尽管多项存量改革落地,但市场预期的增量改革却并没有实现。

 

受A股影响,三板做市指数在2015年也到达历史高点2673.17点,但随后一路跌破2000点、1000点、900点、800点,最低跌至706.67点。

 

1601275655(1).jpg


成交量越来越寡淡,安克创新在新三板时期的总交易额甚至还不如其在创业板上单日的交易额。

 

没有成交,意味着先前投资进来的机构少了一条退出渠道,只能期待有接盘侠接盘,但是谁又愿意当冤大头。

 

对于跨境电商企业来说,行业还在继续发展,资金的缺口并没有变小,且面对机构退出期限临近的压力,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

 

不完全统计,2017年后从新三板摘牌的跨境电商企业包括安克创新、有棵树、傲基电商、赛维电商、价之链、三态股份、万方网络、爱淘城、安致股份。

 

摆在他们前面的就三条路,要么被并购,要么学跨境通去借壳,要么直接去IPO。显然,被并购是最简单的那一条。并且,当时很多面临转型的传统企业十分乐意收购业绩还不错的跨境电商企业。

 

最终,有棵树和价之链成功嫁入豪门。其中,价之链作价16.92亿被浔兴股份收购;有棵树34亿“卖身”天泽信息。

 

不过,嫁入豪门终归是有代价的。

 

其一,价钱不高。以有棵树为例,其在新三板最后一次融资的估值为28.09亿,也就是溢价21.04%。而2017年,在被A股上市收购50%以上股份的39家新三板公司中,平均溢价率达到165.95%。

 

其二,高额对赌。有棵树被天泽信息收购,承诺在2018年、2019年和2020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 2.6亿元、3.3亿元、4.1亿元,三年累计承诺净利润不低于10亿元。要知道,有棵树2017年的净利润才1.6亿元。价之链也承诺2017年、2018年、2019年净利润不低于1亿元、1.6亿元、2.5亿元,累计承诺净利润数不低于5.1亿元。

 

降低身段,一心求买,侧面反映他们多么渴望更高层次的资本市场,但对赌有风险,承诺需谨慎。

 

争气如有棵树,2018年、2019年、2020上半年分别实现净利润2.6亿元、2.96亿元、1.50亿元,距离目标业绩差距不大。有棵树创始人肖四清更是在今年6月“反客为主”,成为了天泽信息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但另外一家就没这么幸运。价之链2017年净利润为9686.96万元,未完成业绩承诺,2018年亏损7589.42万元,经营状况持续恶化。最终,价之链创始人甘情操、朱玲夫妇被浔兴股份索赔10亿,两人也只能避走美国不归。多提一句,切割了甘氏夫妇的价之链在今年上半年扭亏为盈了。

 

除了这两家,傲基电商和安克创新选择了漫长且充满不确定性的IPO。

 

当然,还是有一些跨境电商选择留在了新三板,如百事泰、择尚科技、遨森电商。但是从体量上来看,留在新三板的他们营收规模大多还在10亿以下徘徊,而环球易购、帕拓逊、有棵树、安克创新、泽宝、通拓、newegg这些在更高舞台上的卖家,已经开始向着50亿甚至百亿进阶。

 

并非过分夸大资本的作用,确实当行业发展到一定阶段,资本会成为推动企业发展的最大动力。


疫情逆袭,注册制成快速通道


2019年1月26日,证监会主席一职再次更迭,工行董事长易会满接棒刘士余,成为第九任掌门人。3年证监会主席的历程,刘士余最为人称道的变革可能还是IPO常态化的实现。但即便如此,A股依然“不给面子”。

 

2016年2月22日,刘士余上任后首个交易日,沪指以2888.60点开盘;3年后,2018年1月25日,刘士余任上最后一个交易日A股收于2601.72点,下跌近10%。

 

更令人唏嘘的是,卸任证监会主席113天后,刘士余主动投案。因落实党中央重大决策部署不力,公开发表不当言论,为官不廉等原因,被留党察看二年处分,并降为一级调研员。

 

虽说IPO实现了常态化,但这并不代表新股IPO就能够简单放行。2018年拿到IPO批文的企业仅有2017年的四分之一。IPO过会的高门槛和高否决率,让众多企业纷纷选择主动撤送上会材料。

 

这一次,易会满的答案是注册制。相比起核准制,注册制在硬件条件上有所放松,发行人成本更低、上市效率更高,但必须符合更严格的信息披露要求。


微信截图_20200928150038.png

 

易会满上台之后,首先是推进科创板的设立。2019年6月13日,科创板正式开板,7月22日,科创板首批公司上市。傲基电商也于9月12日获得科创板IPO受理,并于10月16日进入问询阶段。

 

但在今年4年30日,傲基主动撤单,首次IPO折戟。不出意外,傲基应该还会向科创板或者创业板发起冲击。

  

除了科创板的注册制,易会满还在大力推动创业板注册制的试点。

 

2020年6月12日,证监会发布了《创业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注册管理办法(试行)》、《创业板上市公司证券发行注册管理办法(试行)》《创业板上市公司持续监管办法(试行)》和《证券发行上市保荐业务管理办法》,自公布之日起施行。

 

仅仅两个多月后,从新三板离开近两年的安克创新成为成为创业板注册制首批上市的18家企业之一,也是第一家IPO上市的跨境电商企业。

 

不仅如此,安克创新还是18家企业中募资额和超募最多的企业,原计划募资15.60亿元,但最终实际募资27.19亿元。这代表了市场对于安克创新的认可以及对于跨境电商行业的认可。

 

与早先通过被并购登陆A股的卖家相比,IPO虽然周期拉长,不确定性更大,但能够一次性募集到大量资金,且无需经历资产重组、人员调整的阵痛。

 

安克上市首日,股价较发行价暴涨121.4%,市值几乎触及600亿,上位跨境电商上市公司一哥。

 

当然,不得不提今年突发的疫情。在大部分行业受挫的情况下,跨境电商反而逆势大增,让市场对该行业有了新的认识。

 

从数据来看,今年上半年,有棵树营收同比增长237.69%、遨森电商同比增长87.80%、泽宝同比增长67.86%、通拓同比增长64.49%。当初被收购的通拓、有棵树、泽宝,早已成为母公司的支柱业务。

 

而随着注册制的开放,意味着PE/VC不用再担心退出渠道的问题,不少国内头部的投资机构纷纷进场。除了卖家,第三方服务商也成为资本关注的对象。

 

今年7月,纵腾宣布获得由泰康人寿领投的C1轮5亿元融资,这是继过去两年纵腾累计融资超十亿之后,近年来中国跨境物流领域最大的单笔融资之一。

 

9月,集装箱卡车运输服务平台鸭嘴兽与成立仅仅三年的出口电商斯达领科相继完成3000万美元及约3亿人民币的融资,投资人中不乏顺为资本、红杉资本等明星机构。

 

回顾这些年的历程,资本市场的变革及完善给了优秀的跨境电商企业更大的舞台,并借此吸引到更多的资本入场。对于行业来说,短期内会产生一定的泡沫,但长远来看,肯定是利大于弊。

 

不管是卖家还是服务商,大量资本入场意味着行业加速洗牌。拿到融资的企业可以去整合上下游供应链,也能去建设基础设施,或是强化品牌塑造。规模效应将会逐渐凸显,头部优势会越来越大。

 

不过,话说回来,资本不是万能药,打铁还需自身硬。资本也不是慈善机构,对于企业来说,它是动力,也是压力。我们不止要看到迅速崛起的纵腾、安克、有棵树,也要看到仍然在漫漫IPO路上的傲基以及几乎被资本反噬的价之链。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跨境眼www.kuajingyan.com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跨境眼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本网其他来源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表明证实其描述或赞同其观点,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3、若因版权等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络,请在30日内联系我们,联系电子邮件:service@kuajingyan.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本文被以下专题收录:
登录后参与评论
跨境眼观察

跨境眼观察

跨境大咖查看更多

词条推荐
跨境眼微信公众号
联系跨境眼客服
0755-86528003转605(跨境眼)
点击发布需求